Stephen McGonigle是McGonigle腕表品牌的联合创始人兄弟之一。他是新一代制表师中的代表人物,以自已独特的风格每年制作很小量的简单和复杂腕表。请点击这里来了解他的作品范例。


1. 您的父亲从事过什么职业?您的母亲呢?请简单描述您的童年?

我的父亲曾是“爱尔兰时报”的排版工,我母亲的工作没什么让人羡慕的,抚养我们8兄弟子妹。日子过的很紧,但也不算糟糕。我讨厌学校,同时学校也讨厌我。那个时候的爱尔兰和今天完全不同,当时的学校没有给学生们带来学习的动力。我童年时做过很多疯狂的事情,但幸好我发现了制表,它改变了我的一切。

2. 童年时期您有什么远大志向?想成为怎样的人?

随着自己的成长,我想成为一名建筑师,觉得自己在勾画技术草图方面还比较擅长。我父亲认为我在这方面很聪明,但是在课堂上我觉得自己不够优秀。我也曾想过往机械工程方面发展,但自己在学校的环境里没有动力。这就是我的学生时代。

3. 童年时期您首个刻骨铭心的记忆是什么?

至今我还记得,在中班的时候(大概在5岁),每次放学回家前都要求老师的一个亲吻。我母亲也知道这个我至今都还感到自豪的痴迷。回头去看我的过去,能明白传统的学校教育模式并不适合我。这件事在随后的学校生活里一直是一种困扰。

4. 您曾有过其他的职业吗?是什么?

我曾做过很多零活,大部分都是暑期工,除了制表没有过其他真正的职业。做零活让我更加坚定自己最初的理想,因为我不愿一辈子都做这些零活。10年前我曾想过在瑞士开一家爱尔兰酒吧(这里的生活太安静了)。我为了开酒吧做了很多事,不是在里面上班,而是主持开会和偶尔自己动手制作东西。制表当然还是我的主业,但从技术角度来说,经营酒吧我也在行。顺便提一句,坐落在Neuchâtel的Café du Cerf是瑞士最好的酒吧。

5. 什么是您成为了制表师?您曾为哪些品牌工作过?什么事情促使您选择了现在的这个发展方向?

父亲和兄弟John都曾影响了我,小时候大家在家里把玩一些腕表机芯(我当时很喜欢它们)。顺理成章的就选择了制表。我曾和几家不错的公司合作过,大部分的经历都很愉快。我曾效力于伦敦的Somlo古董店(Speake-Marin自己创立的工作室),Christophe Claret,Arnold亚诺,Graham,Franck Muller法穆兰,Breguet宝玑等品牌。我认为自己辗转了几个品牌正是一种信号,我在寻找着某种东西,那就是做自己的独立品牌。从那之后,我就再没有回去为别人工作。

6. 您做过最糟糕的工作是什么?

年轻的时候,我做过一些会使人愚蠢,摧残内心的零活。然而,我最糟糕的经历就是在一家日内瓦的腕表品牌的短期工作。我没有把它写在自己的简历中,我也不想指名这家公司。当然,这也是我经历过的最短的雇佣期。

7. 您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是何时,您怎样克服它的?

那是我父亲的过世。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,人们是无法想象那会是怎样的。我觉得人们不能够克服它,只是时间会让痛苦减轻一些。

8. 谁对您的影响最强烈?您最伟大的灵感是什么?

这个很难说。很显然我的兄弟John和我父亲影响了我,但是他们都没有在我身上留下巨大的成效。小时候我觉得车手Senna是最伟大的,但那或许只是一种浅显的崇拜。虽然我的确欣赏思想单一的人(正面的那种),Senna就是那种人。同样的,我近期读了Elon Musk的自传,认为他的成就和驾驶技术是不可思议的。

9. 您感到最自豪的是什么?

我为坚信自己(在事业上)感到自豪,也为自己选择走更加艰难的道路并最终获得更大的回报而骄傲。我一贯对自己坦诚,保持最真实的自我。虽然目前我还没有成就任何值得爬上屋顶大声喊叫的事情,但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做到。太多的人,包括我自己,在生命中默默无闻,没做什么有深远意义的事。但我还有时间。

10. 对那些思考着走和您相似路途的20岁左右的年轻人们,您有怎样的建议?

不要那么做。

11. 请给出您生命中最想完成的三个愿望?

真正的去帮助某人。更多的去旅行。很希望能够会弹吉他,不是玩玩而已,而是真正的演奏。

12. 您认为整个行业10年后会去向何处?

我为整个地球感到担忧,所以我对任何生存非必需品都不看好。但是,我相信一支好的机械腕表会像以前那样,变回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 

Translated from English into Mandarin by Bin HAN